请按Ctrl+D收藏本站!我的书架

他从深渊捧玫瑰 - 25.关于身份(1/2)

文/曳杖声
他从深渊捧玫瑰 | 本章字数:1810  | 他从深渊捧玫瑰txt下载 | 他从深渊捧玫瑰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炼气期(又名:炼气五千年) 善恶轮回 一世独尊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病毒人 农门寡嫂:养个小叔当状元 机师与骑士 平行纪 不败刀神 盘龙战皇 唇情:总裁的试婚新娘 只渣主角的纯阳[快穿]

迟朗只亲了一下, 几乎是在谢菲尔德的嘴唇上贴了一下就结束了, 亲完之后他就停住了。

“那我们现在算是……恋人了吗?”

谢菲尔德的喉结滚动了了一下,轻轻地点了点头。

迟朗不知道接下来的步骤该干什么:“那我们……回去了吗?”

谢菲尔德低笑了一声, 像是一种暧昧的嘲笑。

他将两只手贴在迟朗的脸上,“亲吻不等于贴一下, 你知道应该怎么样接吻吗?”

谢菲尔德低下身,眼睛里落着星辉。

迟朗却在这个时候往后退了一步:“我们回去再……亲吧, 这里等会勒斯他们该出来了。”

他的心跳还在剧烈地跳动着, 虽然他也很喜欢这里的环境,但还是担心着被一大群人看着。

“回去……亲?”谢菲尔德拉长了语调。

迟朗觉得自己这句话并没有哪里不对, 他思考了一会, 开口:“所以我们赶快回去吧, 现在就回去,提高效率。”

“坐马车回去吗?”

迟朗看了看前方, 两旁的树影交斜着,拐过前面的拐角就是素那湖, 湖上常有夜间的飞鸟越过, 这些飞鸟在飞过时会带起一道流光,是泽弗纳尔城里的一个奇景。

他既想赶快回去,又想和谢菲尔德沿着这条路走回去。

迟朗指了指前方:“我们还是走回去吧。”

他们牵手走在这条路上,地上有些落叶, 脚踩上去会有细微的“喀嚓”的声音。

迟朗晕晕乎乎的, 无意识地踩在这些叶子上, 听它们碎裂时的“喀嚓”“喀嚓”的声音。

他的脚刚踩在一片叶子上, 谢菲尔德也踩了过来,他们踩在了一片叶子上。

迟朗终于忍不住看了看谢菲尔德,谢菲尔德的笑容被树叶的阴影盖住了,仿佛熔、在了夜色里。

迟朗开始觉得自己没救了,连踩到一片叶子上都能让他大脑放空,心跳加速。

想想上次这种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还是在高等代数的考试上。

“你,松开脚,我先踩到的。”他戳了戳谢菲尔德。

谢菲尔德笑了笑,低下头,挪了挪脚。

迟朗趁着谢菲尔德低头的时候,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一本正经地解释:“你别笑了,你一笑我就很想亲你。”

谢菲尔德笑起来:“没关系。”他偏过头,在迟朗的右脸上亲了一下。

“我可以亲回来。”、

他们继续往前走,迟朗边走边小声地说:“那你以后笑一下,我亲你一下,然后你再亲我一下。”

谢菲尔德没有回话。

“好不好?”迟朗摇了摇谢菲尔德的手。

“可以啊,”谢菲尔德停顿了一下,话语里带了些诱哄的感觉,“我可以一直笑,你能一直亲我吗?”

清风习习,夜晚宁静而悠长。

迟朗是迷迷糊糊地睡着的,大概是因为太高兴了,一直没睡着,第二天却醒得很早,但也不觉得困。

他刚一起身,就看见谢菲尔德已经摘了玫瑰回来,往花里放入了新的一枝。

谢菲尔德极其自然地在迟朗脸上亲了亲,笑着说:“早安。今天还是去勒斯那里吗?”

“啊,早上好,”迟朗犹豫了一会,“我今天也许要去一趟教堂。”

谢菲尔德盯着他,替他把袖子上的扣子给扣上了:“为什么?”

“拉斐尔,他也许是我认识的人。”

谢菲尔德明白了迟朗的意思,顺着握住了迟朗的手,在迟朗的眼角处亲了亲,然后是右脸的脸颊,最后在唇角上亲了一下。

“我陪你去吧,在教堂外面等你。”

“不会有事吗?要不然还是……”迟朗有些担心。

“不会的,”谢菲尔德轻轻地扬了扬下巴,“被叫做魔王的话,还不至于连一枝玫瑰都不能看着。”

他看着迟朗:“怎么样?让我陪吗,让我看吗,让我……亲吗?”

迟朗觉得晕乎乎的状态从来还没有结束,他点了点头。

谢菲尔德的另一只手将门推开了,他凑在迟朗耳边:“请走吧,我的玫瑰”

这是迟朗第二次到教堂,教堂外的银橡树仍然郁郁葱葱。

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落下来,迟朗很认真地说:“那你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跑,这里比较隐蔽,也不会有人注意到。”

迟朗向教堂里走去,走了十几步,他又转过头来,看见谢菲尔德站在阴影里,细碎的光晕在他脸上浮动。

迟朗想了想,决定还是遵从自己的内心,他又跑回去,在谢菲尔德脸上蹭了蹭。

谢菲尔德笑了笑:“去吧,早点回来,我不会跑的。”

“没事,你到处走的话,我也可以去找你。”

谢菲尔德注视着迟朗走进了教堂。

他看着教堂的尖顶,并不觉得如何敬畏,也并不厌恶,所以他脸上仍然挂着笑容。

直到一辆四轮马车在教堂门口停下。

马所用缰绳是稀有的魔法材料做成的,马蹄下踩着一个浮空的魔法阵。

这匹马根本不需要怎么跑动,马车就能行驶很远。在车的后面,印着一朵盛开在血色里的向日葵。

这是霍华德家族的家徽,这个家族已为王国征战多年,享有盛名。以血色里的向日葵为家徽,寓意浴血奋战以迎光明。

谢菲尔德看到了那朵向日葵,他的笑容慢慢消失了,过了好一会,他才移开视线。

迟朗被迎进了会客厅里。

他和拉斐尔分别坐在长桌的两头,在他身前摆了一杯茶。

状态提示: 25.关于身份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24.星辉闪耀时 返回《他从深渊捧玫瑰》目录下一页:25.关于身份(1/2)(快捷键→)

推荐阅读修真万年归来木叶之命运双子鸿天神尊超品兵王在都市现代咸鱼生存指南玄幻:开局系统自动疯狂升级至尊武魂抗战最牛山寨绝世神皇不灭霸体诀不死战神寻诡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