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按Ctrl+D收藏本站!我的书架

将军行:琉璃灯盏夜坐吟 - 第二十三章:一弦一柱思华年(1/2)

文/九木七南
将军行:琉璃灯盏夜坐吟 | 本章字数:1852  | 将军行:琉璃灯盏夜坐吟txt下载 | 将军行:琉璃灯盏夜坐吟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炼气期(又名:炼气五千年) 善恶轮回 平行纪 一世独尊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病毒人 农门寡嫂:养个小叔当状元 机师与骑士 不败刀神 盘龙战皇 最强恶人系统 唇情:总裁的试婚新娘

两年没有在这个房里睡,如今看着倒也干净,她一想着便是知道,长忆天天来打扫过。

她坐在椅上,给自己斟了杯茶,一通乱喝,竟就把一整壶凉茶喝了下去。

而厨房做菜也比以前快了不少,她没等一会儿,便叫饭桌上香喷喷的饭菜馋的慌。

长忆一边给她夹菜,一边犹豫着要不要与她说起钟母的事。

吞吞吐吐一番,倒是钟离栖先说了口,“长忆,等她气消了我再去道歉,但我只道身为儿女的歉。”

长忆听后便安心的点点头,随后又说,“离栖,其实我也觉得老爷这次做的不对,但是没办法,谁叫皇帝施令不准你们回来,老爷才出此下策的。”

离栖那时端着碗,吃完了一碗饭,长忆边给她盛饭,她边说,“父亲还有多久回来?”

“信子说,大概还有三天就到。”

钟离栖接过碗,点了点头,看着温长忆比两年前长大了不少,出落得越发温婉精致,终是问她,“长忆,可有意中人?”

她一聊到这个话题,温长忆的脸便刷刷的红了一大片,本来想说没有,但这时钟离尘却趴着门,笑着说,“长忆姐当然有啊。”

钟离栖越发觉得好奇,看着妹妹进来,便问,“哦?”“哪家的公子?说出来看我可否认识。”

姐姐这般来兴趣,可钟离尘这时却偏偏要吊着姐姐的胃口,她嘻嘻咧着嘴笑着,调皮道,“姐姐想知道啊?妹妹偏不告诉你,你就把满朝文武都瞎猜个遍吧。”

她凑在钟离栖肩胛上,钟离栖只觉这妹妹越发没个正经,刚回来就捉弄她这个姐姐。

“你呀你,该早些叫父亲给你做主婚事算了。”

长忆捂着嘴笑着,“离尘才十二,怎的,将军大人这就嫌弃你妹妹了,要轰她走吗。”

钟离尘瘪着嘴,又走到长忆身后,双手搂着长忆纤细的腰肢,向钟离栖做鬼脸,“才不,我可是要当皇后的人,离尘只嫁世间第一人。”

钟离栖和温长忆一听她说完,瞬间就变了脸色,钟离栖有些微恼,“离尘,不得放肆。”

钟离尘本想说母亲也是这样对她说的,可是看见姐姐的脸色,便就不敢顶嘴,于是可怜兮兮的瞧着长忆,长忆无奈,只叹了声,“离栖,离尘还小,不懂事。”

钟离栖只觉心情不好,最后只是摆手,便叫她们出去了。

午后,当钟离栖收拾好去了百里府,恰好看见整个府都在收拾百里的爱宠。

有个丫鬟一看到钟离栖来了,向她福了福,便去传报。而有一个家仆却不长眼的抓仓鼠差点抓到了她身上来,她身手敏捷,便让他扑了个空。

家仆一见来人,差点没被吓死,他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钟离栖只看了眼他,便去了大堂。

“将军?怎的现在就来了,我们这还乱的很,没收拾好呢。”百里从后堂出来,看他那身衣服扒着灰沾着水,钟离栖便知他这是亲自给锦瑟收拾房间了。

她憋笑,但脸上还是一副不动如山的模样,挨着最近的一个位置坐下,便才说,“是准备把这些牲畜如何?”

百里见她坐在下座,便挨着那位置坐,没有坐在上座,“附近开辟了一间草堂,把这些安置到那边去,免得打扰了锦瑟。”

她抿唇,又问锦瑟的状况,“锦瑟现在如何?”

“一进门就安排了最好的郎中给她开了药,她吃了药后我便看着她睡下了。”

她默许的点了点头,百里这时问,“将军,我们是明日一早去面圣,还是等老将军回来了再去。”

百里不问,钟离栖还忘了这事,她都两年没上过朝了,自是有些忘了皇城的规矩。

她蹙着眉,想了会,终是说,“明日一早。”

百里听后只笑着点头,没有再问原因,而钟离栖看着他,倒是好奇他的反应,“你难道不想知道我为何这么做吗?”

“将军如今的心思,我懂。”

自从老将军宣布屠城,哈丹自焚后,将军便再也不想跟随老将军,做个草菅人命的恶人。

百里一直都知道将军想的是什么。只是,他虽了解钟濮年的心性,知道离栖的决意,可他却不能跟着钟离栖反抗钟濮年,因为钟濮年于他百里是前辈,是恩人,若是没有钟濮年,他百里也不会走上从军这条道路。

两人在正堂聊了会儿,便收拾收拾去了袁楚将军府。

袁楚现如今不在云川,且家中又只有他一人在朝为官,所以没有袁楚的府宅,便就没有了朝中臣子的来访,府中颇有些安静。

钟离栖是朝廷大臣,百里又是四品将军,所以两人提着谢礼一到府上,那府上便炸开了花,各家仆丫鬟纷纷走走停停,家中老主母及各位袁氏也相继露面。

老主母是袁楚的奶奶,九十高龄,但身子骨还是硬朗的很,这或许跟她凡事都看得开的性子有关吧。

她杵着个拐杖,笑的慈祥满目。

“哎呀,这不是在外征战的钟将军和百里将军吗?早知道你们回来了,我就该亲自登门拜访。”

她见状便要弯身行礼,而钟离栖和百里怎敢让一个老人家行礼,便速速抬起手,将老主母扶了起来。

这时一个穿着打扮稍素的夫人出来抚着老主母,边假意嗔怪道,“老祖母,您都这么大岁数了,钟将军和百里将军怎敢让你行礼,莫不是要折煞了将军们的福。”

那是袁楚的二娘,也就是袁楚父亲娶的二房,她虽说话骄躁,但为人行得

状态提示: 第二十三章:一弦一柱思华年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第二十二章:长忆追,长相思 返回《将军行:琉璃灯盏夜坐吟》目录下一页:第二十三章:一弦一柱思华年(1/2)(快捷键→)

推荐阅读修真万年归来木叶之命运双子鸿天神尊超品兵王在都市现代咸鱼生存指南玄幻:开局系统自动疯狂升级至尊武魂抗战最牛山寨绝世神皇不灭霸体诀不死战神寻诡者